文肇:《岁月静好 不忘初心:走在月光下》读后感

很久没有静下心来认真读一本纸质“闲书”了。

上次认真看书的时候,好像还是为了追中文系的一个学妹,学她们的教材《古代汉语》,亦或者是大四毕业找工作,为了考银行恶补的《货币银行学》,再或者是作为理想主义的愤青,去找社会学系的学妹借阅的《当代中国政治制度》。

总之,这些都快过去十年了。以前不明白什么叫做“白驹过隙、转瞬即逝”。上个星期我去南京出差了。周末无事的时候,回了趟我的母校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。这次我舒舒服服地坐着地铁,再也不用乘坐号称全南京最长的公交线路“安铜线”从市区到学校了。到了学校东门,我犹豫了。嘿,我是去背后的越时空网吧打两把 dota 或者在网吧云盘里看看前人们的小说和视频的存货呢,还是进学校呢。

我是好孩子,我当然选择了进学校。路两边跟我大腿一样粗的行道树,现在依然跟我大腿一样粗。荒芜的空地好像依旧草木葳蕤。军训的小学弟小学妹对我行着注目礼,操场上的运动健儿们在旁边姑娘们的喝彩声中,挥汗如雨。急匆匆的朝教学楼赶去的,应该是起的太晚或者打游戏太久快迟到了。带了个手机去图书馆的,应该是已经占好座的考研党吧。

我轻车熟路的逛了起来,图书馆、九龙湖、行政楼、经管院、土木学院、情侣桥、情人坡。你别说,4000 亩地,偌大个学校,还真是“男女比例一比七,两个光棍三对基”。我校真是特别适合读书,不愧是四大工学院之首的双一流高校。一流的单身汉,一流的和尚庙。不一会儿有点饿了,就浪荡到梅园食堂。

身上一摸,我没带卡。好办,找了个刚军训回来的小学妹,刷了一下。还是刚入学的好啊。喜欢他们身上这种简单质朴眼里有光的状态。哥之前也是这样的,可惜我没有好好读书。每年期末考试题目都一样解析几何,竟然凭一己之力,考了 72 分。想想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回宿舍打把 dota,刚才那把队友太菜了。这就又来到了梅园宿舍。

身上一摸,我没带卡。好办,找了个刚军训回来的小学妹,刷了一下。还是刚入学的好啊。喜欢他们身上这种简单质朴眼里有光的状态。这,不对啊。这不是男生宿舍么,怎么有男生有女生啊,女生都这么开放了吗?梅园 4 舍,没错啊。宿管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宿舍!老师?什么老师?

哎呀,我突然心血上涌,回过神来,我毕业了啊,我已经毕业了啊。我不再是祖国的花朵,不再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了。

身上一摸,我没有摸到卡,我摸到了纸巾,擦拭着我的泪。

白驹过隙,转瞬即逝。